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 > 泰达企业家
有“大脑”才飞得更好 ——访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CEO齐俊桐
  • 时间:2016-08-16


说起无人机,你一定知道汪峰用它挂着钻戒向章子怡求婚,从电影拍摄、电视真人秀外拍到旅行航拍自拍,它是当下时尚达人圈一款火爆的新玩具。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无人机还可以跨越山川河流完成输电线路的巡检;可以查看农田缺水少药的情况并携带农药完成喷洒;可以在火灾发生时把空中画面实时传回来辅助指挥人员决策……与前者民用消费级无人机不同的是,商用无人机直接服务于第一、第二、第三产业。

“不惧复杂的外界环境,不需要人去操控,在俯瞰这个世界的同时,与世界进行交互,这都源于无人机拥有‘大脑’。” 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齐俊桐这样对《新商界》记者说。11月16日,搭载这家公司研制的新一代无人机专用飞控系统的无人机正式亮相深圳高交会。拥有制造业优势同时积极构筑产业发展平台的天津开发区,有望培育出又一个行业领头羊。

应用强大的商用无人机

无人机是特种机器人的一种,发展速度,超越了其他任何特种机器人。无人机火了,但为什么火的这么快?齐俊桐分析:“首先,飞行是人类的梦想;其次,飞行加上摄像机给了我们全新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第三、无人机整体价格已进入生活消费区间。而更关键是导航、控制技术及加工、制造技术、电机电调技术创新等内在因素,使得无人机的操作变得异常简便,这些都成为无人机火起来的关键原因。简而言之,技术发展和技术革新促进了无人机产业的崛起。在消费级无人机,技术革新促成了产业盛宴;而在商用级无人机市场,则是产业盛宴倒逼着技术革新。”

商用无人机的应用领域很广,从几年前处于概念阶段到今天已实实在在地为三个产业服务。首先,在农业植保方面,我国通用航空大规模用于农业植保的可能性目前较低,成就了无人机的机会。无人机通过遥感技术在飞行过程中能够看到整个农田的缺水缺药的情况,做出判断后,就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由无人机完成喷洒。以18亿亩耕地来算,每亩每年平均喷洒5次,每亩每次平均喷洒成本10元,其产值会在千亿左右,这样的产值已经使很多无人机公司趋之若鹜。目前已经有很多团队或个人在购买这套系统后可以一年内回本,足以证明农用航空植保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必将是无人机商用领域内最先爆发的行业市场。

第二类商业应用是电力,绝大多数的巡视线路巡检是靠人拿一个望远镜开车去做,跨山区跨河流难度大,成本高,所以迫切需要一种设备,可以从空中来俯瞰线路的状况。从2012年开始,国家电网开始每年招标输电线路巡检无人机,每年的总额大约10亿,目前很多电网公司已经配备,大规模的资金投入,让电力行业技术持续发展,最终代替或辅助人工巡检,降低运营成本。所以,电力应用在未来一段时间都会是稳步增长的状态。

此外,在警用方面,如群体性突发事件时能够在空中看到整个现场的概况。当前警用无人机还未列入公安部采购目录,各个地方看到的警用无人机都是地方行为。在消防和救援方面,通过空中设备,不仅能把画面实时传回,还能辅助指挥人员决策,对于着火点精确位置,火情大小都能给出初步判断,这类应用需要耐高温、防水等技术。所以现在消防、救援方面的应用主要是以航拍为主。


“天天向上”的无人机大脑

在齐俊桐看来,让无人机拥有“大脑”,是推动无人机从消费领域向商业领域迈进的关键。他说:“商用机和传统的消费机的区别在于能更好的适应环境,传回更清晰更稳定的图像,如果我们用作娱乐,会选择一个空旷的环境便于飞行。而商用无人机是不论环境合不合适,都要去完成飞行任务。比如物流快递,不管送达地是否有障碍物,都要去飞行。这就要求无人机不仅需要有小脑来负责平衡稳定,更需要大脑,拥有更智能的环境感知和判别能力,大脑的发展将会造成商用无人机的爆发。”

无人机有了大脑,就拥有了相当于眼睛的视觉传感器,也有类似于触觉的声呐雷达的传感器,首先要利用这些传感器感受到环境的特征,之后像人的大脑一样去计算,调整姿态,保证顺利飞行,这就是用大脑来飞行的原理。全过程由无人机独立完成,这是个难点。机器人和无人机的智能性远远没有达到人的水平,所以需要用人的智慧把各种场景去灌输到无人机的大脑里。这个“大脑”类似于数据库或者叫做“专家系统”,连接着云的数据终端。它会不停的学习和提高自主判断的能力。今天也许遇到一个障碍物没有躲开,就会作为一个判例放在数据库里,第二次就不会再出现了。一飞智控的研发人员会不停地升级它的程序,让它越来越智能。

一飞智控的团队虽然目前只有十几个人,但含金量很高,百分之三十是博士,其他全是硕士,这些“技术控”们怀揣同样的梦想,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中,致力于把掌握的技术应用到更广泛的实际场景中。齐俊桐对记者说:“我有一个梦想,希望应用所学技术改变和重塑传统行业,把人们从相对低级重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我创办这家公司,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认为技术如果仅仅停留在实验室的层面上,就极大地降低了它的价值,所以我们一拍即合!”

无论从工作的强度上,还是时间上,每个人的付出都很多,基本是早八点来晚八点走,下班后,还要聚到会议室里,讨论对手公司的进展和国外技术的进步。在这个变化飞快的领域里,他们不断修正自己的方向,以把握市场需求。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一飞智控的产品研发也进行得很顺利,在成立约三个月的时候,产品已经出来,并且在11月15号的高交会上正式发布,它就是国内还没有出现过的“无人机大脑”。


助力产业发展的平台环境

在商用无人机领域,与国外相比,国内整体水平还有一定差距。首先国外的航空文化历史悠久,甚至很多家庭都有自己的飞机,政府有完善的航空管理规范;第二是技术上的差距,“大脑”的概念提出较早,在传感器等方面领先于国内;第三是配套设施及产业链方面,国外的商用地图比较发达,不仅有平面地图,还有三维地图,像楼有多高山有多高的信息会给无人机的飞行规划带来很多便利,传感器的配套部件也很完备;第四是增值服务比较好,很多人从事研发处理软件,飞行平台获取的信息能够很好地处理信息被有效处理,所以,国外的综合服务是比较完善的。

“无人机在商业上的应用,咱们要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它会涉及到很多数据的安全,比如说我们的输电线路巡检,如果用国外的无人机,所有基础设施的信息都会被他人获得。所以商用无人机是我们必须要做,不得不做的,这是我们的责任。不管国外比我们领先几年,国内必须要有自己的数据采集系统,这对国防安全有着重要的意义。我们正处在逐步赶上国际领先水平的阶段,与国外同行相比,无论是工作效率,还是国家对创新创业的支持,我们已经走得非常快了,所以我相信在一两年的时间内,我们可以达到和国外同步发展甚至超过他们。”齐俊桐感到任重道远又充满自信。

一飞智控落户天津开发区,并参与发起建立了泰达智能无人装备产业园。齐俊桐说:“智能无人装备产业园这个名字就是我起的,我发现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公司,无人装备智能装备这样的公司已经选择了泰达,就想能不能用一个更大的平台将这些公司整合起来,这样就能吸引更多的公司,让泰达成为一个智能无人装备的一个国内的核心基地,形成一个非常好的聚集效应。”产业园初期由几家平台类的公司组成,其中一飞智控属于空中的无人平台。深之蓝属于水下无人平台,做地面无人平台的企业也有意要来,这样的平台的整机企业做大做强以后,会辐射带动周边的其他配套企业。目前产业园的企业之间也有互动,如公共技术服务平台,提供这些无人装备企业共同需要的设备和共享的正版设计软件,一飞智控在控制方面有特长,与深之蓝水下控制器上也有合作,企业间既有协同又有分工,大家绑在一起,走得更快更远。

评价泰达的投资服务环境,齐俊桐这样形容:“和泰达接触,有三个层次:第一,我们有任何事情,第一个电话打给泰达科技集团,他们好像保姆,会把我们的事情对接到各个职能部门;第二个层次是开发区各职能部门,就像不同方面的管家,把不同的事情处理得很好,我最深有感触地是所有职能部门的桌子设计地得很矮,给人一种平等交流的感觉;第三个层次就是管委会,像婆家,我们有任何委屈或协调不了的地方就找到管委会,他们会帮我们协调。开发区这种三层次的管理模式对一个企业来说非常便利。”


当时一飞智控遇到一个议价资本资本溢价转成实收资本的时候怎么收税的问题,开发区以前没有遇到过且有争议,国税地税就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讨论,最后这件事定下来了,税务部门还非常感谢企业,觉得这让大家对税务方面的认识有了提高。这样一件小事,让齐俊桐对这里的管理非常佩服,感觉不像传统的政府机关,很有创新意识。

尾声:从做学生到当老师带学生,从在研究所搞科研到出来创业,齐俊桐作为一个“过来人”,他说:“对于在校生,我希望他们专注于学业,把眼光放得高一些,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多思考自己所学和所研究的意义是什么,不要等到离开学校去工作后,后悔自己没有把握好在学校学习的那段时间;对于准备创业的人来说,虽然现在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很多人跃跃欲试,但创业是非常艰苦的,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要做好非常充分的思想准备,我认为多数人并不适合自己带头去创业,适合找到创业的一群人,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发挥所长,这样成功率会高一点;对于已经创业的人说,我常说一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飞行就是我的初心,当不了飞行员,那么就让我研制的飞机飞得更稳定更可靠,我希望其他的创业也能不忘自己的初心,忠于自己的梦想。”

来源:《新商界》

附件:
http://att.teda.gov.cn/upload/files/2016/8/有“大脑”才飞得更好.doc
  • 编辑:泰达政务服务平台编辑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