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刷眼”新时代 —访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广琦

发布日期:2018-12-25 点击量: 来源: 分享到:


文/窦广惠

一道红光闪过,汤姆•克鲁斯完成了用虹膜解锁拯救世界的紧急任务……如今,虹膜识别这种看上去有些魔幻的高科技,不仅仅是《碟中谍》里的桥段,而是正在逐步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虹膜的形成由遗传基因决定,即使是同卵双胞胎的虹膜信息也不相同,这就决定了虹膜识别的唯一性。虹膜识别技术被广泛认为是“二十一世纪最具有发展前途的生物认证技术”。

“指纹识别发明于1963年,人脸识别是1965年,而虹膜识别是1993年,相差了30年。中国在指纹识别和人脸识别方面起步比较晚,虹膜识别技术的起步虽然也晚于欧美发达国家5年左右的时间,但目前我们的远距离虹膜识别已和国外同行业实力水平相当。虹星科技的团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远距离虹膜识别研究团队。”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广琦博士如是介绍。


泰达初启航

2011年,侯广琦博士毕业后,进入中科院自动化所工作,师从中科院院士、中国虹膜识别技术领军人物谭铁牛院士,他们的研究团队主要从事计算成像、光场成像、模式识别和计算机视觉等课题的研究工作,在远距离虹膜识别技术研究上颇有建树。侯广琦表示,相对于近距离虹膜识别,远距离虹膜识别的技术难点要大得多,其对虹膜生物特征成像要求更高。从光学影像到电子传感,再到后端的数据运算分析等,都是他们课题组的重点科研攻关项目。

在做“973”、“863”重点研发计划及科学院的一些重大装备项目的同时,侯广琦还带队研发用虹膜进行远距离身份识别的科研设备。2017年年初,在历经了两代设备迭代之后,侯广琦团队实现了虹膜设备成本的可控。2017年11月,在导师谭铁牛院士、自动化所以及课题组的鼓励和支持下,侯广琦带领团队创立了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由于之前所在的天津中科智能识别产业技术研究院就坐落于泰达,侯广琦综合多方面考虑,最终将虹星科技落户泰达。

虹星科技目前的产品研发均对标欧美同业最高水平,但成本却是国外同类产品的1/6到1/8。在识别距离上,虹星科技已研发出批量成熟的远距离虹膜人脸融合识别产品系列,识别距离1.2米,为传统虹膜识别距离的4倍,简化了用户肢体配合步骤,极大提升了操作便利性。除W200手持式虹膜人脸信息注册采集设备、S200G“人证+活体+虹膜”智能闸机、S200P混合生物特征识别一体机旗舰版等明星产品外,虹星科技还于不久前推出了S260壁挂式远距离虹膜人脸融合识别设备,以及集车牌识别与人脸虹膜识别于一体的S260P驾驶员生物特征识别设备,满足对大规模人群出行、重大活动集会以及人流密集地迅速布防管理的需求。


“我们最初将应用场景设计在安防通行领域,但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金融支付、无人驾驶、智能家居等更多行业的巨大需求,这也是虹星科技敢于向市场端涉足的根本原因。”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安防市场,有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国内安防市场规模预计将接近1万亿元。

侯广琦认为,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现今虹膜识别的安防应用满足了身份确认的需求,这实际上只是虹膜识别最基础的功能。未来的虹膜识别,一定是与虹膜支付、生活体验等各种服务类场景紧密相连,市场发展空间极大。同时,虹膜识别还可应用于动物身份识别,比如虹星科技最近在做的金丝猴身份识别的项目,助力珍贵野生动物的保护。

“刷眼”和“刷脸”

谈及现有各类生物识别技术的差异时,侯广琦介绍:“从精度上看,一般指纹的识别精度是人脸识别的10倍,而虹膜识别是指纹识别的10倍。从时间的稳定性方面来看,人的一生脸是会发生变化的,而虹膜是终身稳定不变的,而且虹膜是长在眼睛上,是人唯一外露的内在器官,当人遇到任何危险,下意识的都是闭上眼睛,所以它的保护性很好。”

侯广琦解释,外界在看待虹星科技做虹膜识别这件事上其实是有误解的,他们觉得虹星科技只做虹膜识别,未来就是要来替换人脸识别。其实不然,远距离虹膜识别可以跟人脸识别做融合。一米多的距离,同时能够拍到虹膜和人脸信息,虹膜借助人脸信息,同时又可以跟身份信息对应上。两者的互补性非常强,虹星科技做的是给现有的人脸识别做升级,是它的升级版,不是替代版。

在技术发展趋势预期上,侯广琦认为,未来的生物特征识别一定是多元化的,也会长期处在一个融合共存的状态。他举例说,人脸作为器官,往往会呈现多样化的生物特征,需要其他生物识别方式配合提升精准度;虹膜虽然存在终身稳定的特征,但也可能因疾病或手术等破坏眼膜因素受到干扰,即便整体识别率能达到99.5%,仍有0.5%需要人脸、指纹、眼纹、DNA等其他手段去辅助,这种技术属性也更符合生物体的要求。也就是说,未来的远距离虹膜识别与人脸识别之间是相辅相成并互相融合的关系,这也是虹星科技未来主打的产品策略和方向,是他们和一般的虹膜技术公司不一样的地方。


从整体行业来说,目前的各类生物识别技术仅仅解决了“是与不是”的问题,包括人证比对、指纹和刷脸等,最终目的只是为了1:1的验证身份,而非真正意义上的1:N的亿级大规模身份识别。侯广琦说,在可见光和近红外光环境下,实现高度精准的面部生物特征捕捉并进行高效甄别,才是远距离虹膜识别技术的优势所在。


“这就好比说在多大的人员规模里面能把人识别出来。比如人脸可能是1万人的规模,但虹膜可以做到百万级甚至亿级。就相当于把人放到不同的人堆里我能从其中找出这个人。再比如说规模化的问题,人脸可能很难应对一个城市人口的使用需求,这时虹膜就可以。远距离其实解决的是交互的应用性问题,原来可能要把脸贴近到二三十公分,而远距离虹膜的应用性就会更好。包括我们现在也在做行进中的虹膜识别,都是尽量让它变得越来越方便。”

经营亦有道

为什么做虹星科技这家公司?侯广琦将其归因于科研人员的历史使命感。“我觉得科研院所出来的人都有这种使命感,我们希望我们做的事情能够改变某些领域,或者做一些提升,包括谭院士、孙老师,都是希望虹膜技术能够尽快得到应用。不是出于通过技术应用赚多少钱,而是希望看到这个东西切切实实地改变生活,比如出行、支付、智能家居或者动物保护等方面。”


在侯广琦看来,一项技术因为它的有用性开始科研,但每项技术又有其实效性,产业化的目的是通过努力能在接下来某一个阶段里实现技术的存在价值。未来一定会有新的更好的技术,这个就是做科研的意愿,肯定是希望将来再有一个新的技术替换它,但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还得需要一步一步地去推进。


从科研到创业,对于身份的转换,侯广琦颇有感触:“以前我是一个科研工作者,我们是不计成本,只要指标。而做公司要有决策的转换,毕竟企业需要生存。怎么判断哪些市场应该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市场,分配多大的精力去管人、管事、去融资,怎样谈商务市场推广,都是需要去合理分配,这也是我一直在学的。另一方面,我觉得这种技术驱动的产品前两三年还需要在技术方面有更深的扎根,还需要更深入地完善推动,这都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

尾声

目前社会大众对于虹膜技术的应用了解非常有限。其实虹膜识别的应用领域可以有很多,比如驾驶员身份的精确识别,可以明确事故责任认定;比如流浪狗咬人,可以追溯至遗弃它的主人的责任;比如企业安全生产管理,能确保是本人上岗,而不是被别人代岗……

从创立到现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让更多的人了解并体验到习惯虹膜技术是虹星科技和侯广琦一直在做的事。最后,侯广琦表达了希望能和区内企业达成合作的强烈意愿,他希望虹膜识别这项技术能在泰达本地走得更快更好,通过与人脸识别融合,能够满足区内企业目前实实在在的需求。


附件:
https://attNew.teda.gov.cn/upload/files/2018/12/开启“刷眼”新时代-访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广琦.docx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